第八章 自卑软弱小可怜(7) 夜阑酒吧,豪华包厢内,七八个少男少女坐在沙发上嘻笑玩闹,桌子和地面掉了满地吃剩的垃圾。 龚文曜坐在中间,如众星拱月,他面目清俊,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质,仅仅只是坐在那里,就让包厢内的女生心动不已。 见包厢门迟迟没有被推开,龚文曜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,“陆舟怎么还没来?” 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三个男生斜斜靠着沙发,没个正形,听到龚文曜的话,笑道:“我们舟哥有拖延症,龚少又不是不知道,要是不耐烦等,就回去呗!” 龚文曜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回去,那陆舟好不容易答应见他一面

长期霸榜的《快穿女配大佬杀疯了》,引发集体共鸣!

第八章 自卑软弱小可怜(7)

夜阑酒吧,豪华包厢内,七八个少男少女坐在沙发上嘻笑玩闹,桌子和地面掉了满地吃剩的垃圾。

龚文曜坐在中间,如众星拱月,他面目清俊,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质,仅仅只是坐在那里,就让包厢内的女生心动不已。

见包厢门迟迟没有被推开,龚文曜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,“陆舟怎么还没来?”

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三个男生斜斜靠着沙发,没个正形,听到龚文曜的话,笑道:“我们舟哥有拖延症,龚少又不是不知道,要是不耐烦等,就回去呗!”

龚文曜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回去,那陆舟好不容易答应见他一面,他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。

想到陆舟的身份,龚文曜目光微闪,如果能借到陆家的势,那么龚家想要更上一层楼,便不是什么难事。

为着龚父的嘱咐,纵使心中压着火气,龚文曜也只好耐着性子等下去。

此时距离约好的时间,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,而陆舟别说人了,就连影子都没出现在夜阑酒吧。

就在龚文曜以为自己被放鸽子时,包厢的门总算被打开了,众人齐齐将目光落在门口。

陆舟转着手中的车钥匙,目光一扫,看到包厢中的乌烟瘴气,刚刚因为调戏了某个少女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一空。

他扬起的嘴角渐渐落下,要不是想看看龚文曜有什么算计,陆舟真转身就走。

“舟哥,柯少,你们来啦!”

吊儿郎当的三个男生瞬间坐直了身体,给陆舟腾出位置。

“这谁啊?”

坐在边边的女生对着她身边的女生耳语,一双眼睛却死死粘在陆舟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上。

“二中校霸啊!陆舟!没想到比龚少还帅!听说跟京都陆家有点关系,看到没,龚少在他面前都低一头。”

察觉到场中女生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到了陆舟身上,龚文曜脸色微微发黑。

终究是年轻气盛,加之虚荣心作祟,龚文曜忍不住刺道:“陆少可真是个大忙人啊!”

要知道,在A市,只有别人等他的份,什么时候等过别人?

陆舟坐好,撩了撩眼皮,嗤笑,“老子闲得很,你有意见?有什么话赶紧说,别来我跟前阴阳怪气,否则我可管不住我的拳头。”

眼瞧着龚文曜脸色越来越冷,旁边的女生机灵地出来救场,“舟哥,好歹认识一场,大家就交个朋友嘛!何必这样针锋相对?”

她长相清纯,见着因为她的话气氛不再那么僵滞,便大着胆子朝陆舟身边靠去。

柯言拦下,他似笑非笑,“上一个这样对舟哥投怀送抱的人,已经被学校开除学籍,沦为酒吧卖唱女了,你也想试试?”

女生有些尴尬地坐了回去,“我只是不小心扭到了脚。”

她是否扭到了脚众人并不关心,龚文曜缓和了脸色,朝陆舟道:“是这样的,龚家有一个合作,想要与陆家商谈,不知道你能不能联系到陆家主事人?”

龚家向陆家递了多次邀约,但都被拒了,才会想着借陆舟看看能不能与陆家搭上线。

若是有了陆家,那么龚家与林家解除婚约的损失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他从来没想过要与林念结婚,那只是个他无聊逗趣的宠物而已,结婚当然得找自己喜欢的。

想到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,龚文曜眼中闪过一丝腻味,如今这段关系的存在,已经不能给龚家带来利益了,还是尽早解除的好,免得被连累了名声。

“承蒙龚少看得起,我只不过是陆家的一个纨绔子弟,还被赶到A市,哪有那个能耐左右陆家掌权者?”

陆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“如果龚少今天找我是为了这事,那就恕不奉陪了!”

说罢,他也不管在场之人是什么脸色,径自离开了包厢。

陆舟一走,柯言与另外三个男生毫不犹豫跟上,包厢内只余下五人,他们看着龚文曜冷然的脸,大气不敢喘一声。

A市一少被如此下脸,可真是头一次见!

陆舟出了酒吧,他靠在机车上,从兜里摸出烟盒,取出一支咬在齿间,低头点火。

呼吸之间,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,一支烟抽完,陆舟眉宇间的燥郁才消散一些。

“邵子平那小子不是约架吗?”陆舟微微侧头,看向身后几人,“应了!”

柯言心中不禁同情起邵子平来,只要一提到陆家,舟哥便心情不好,而且战斗力爆表,只希望这个出气筒明天不要被打得太惨!

他看了眼陆舟,正要安慰,那人已经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样子,他掐灭了烟,长腿一跨,坐上机车,回头,“你自己坐车回去吧!”

“别啊,舟哥!送佛送到西!”柯言追了上去,却被喷了一脸车尾气。

“柯少,不然我们送你回去吧?”包厢中跟出来的三位男生见柯言萧瑟的背影极是可怜,便出言道。

“滚滚滚!自己回就自己回!”柯言走了两步,不忘回头提醒,“明天,一中校门外最近的小巷子,记得啊!”

司槿一回到家,兜里的手机就准时响了起来,她慢吞吞地换了鞋,拿出来看了一眼。

手机荧幕上,显示着妈妈两字,她将手机往边上一丢,舒服地躺在软绵的沙发上。

厨房正在忙碌的秋姨听到动静,停下了手中切菜的动作,温声道:“念念回来了?桌上阿姨做了些饼干,你先吃着垫垫肚子,晚饭等会儿就做好了。”

秋姨是林家请的保姆,也是对林念唯一真心的人,自林念坠亡后,她就辞了工。

记忆中,也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向林父林母诉说着林念的不对劲,但林父林母不以为然,甚至还斥责林念矫情。

“好的秋姨。”

司槿朝桌上摸了一块儿小熊饼干,可能是刚烘出来没多久,饼干上还留存着些许热气。

手机不依不饶地响着,颇有一种她不接就一直响下去的架式。

司槿若无其事地啃了两块小饼干,这才将目光落在震动不停的手机上。

“啧!聒噪!”

她将手机拿了过来,才点接听,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便接踵而至。

“林念!看你干的好事!还要不要脸?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?平时畏畏缩缩丢我的脸也就罢了,还丢脸丢到网上去了,你看看网上那些都是怎么说你的?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上一篇:美股并购活动有望回升 Horizon(HZNP.US)和动视暴雪(ATVI.US)交易最值得关注    下一篇:传闻张艺谋所新电影《坚如磐石》过审,电影票房能否突破50亿?    


Powered by 阴立坤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